时亦&染柒

この愛こそ、正義。
這份愛,才是正義。

【瓶邪】你从来没有害死我(地狱使者瓶X人类邪)

鬼怪梗,小哥第一人称
he吧
有些设定文末有详细说明。。。

——正文——
那一天,我接到的名单。
和往常一样,厚厚一叠,黑漆漆的信封将一张张名单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也一如往常一样按照规矩一封封打开确认自己的工作时间。
一张白色的名单就这样晃如了我的视线中。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
“吴邪”
“十九岁”
“XXXX年XX月XX日XX时XX分”
“事故死”
我心里抽了一下,自己四周的空气感觉好像稀薄了不少,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
心,麻木的痛了起来。
陌生的名字,陌生的感觉。
吴邪,那么干净的名字,感觉与死亡格格不入。
我心里克制不住的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于是我带着在我九百年地狱使者生涯中从未产生过的感情私自提前了不少到达了事故现场。
带着黑色帽子平静的站在路边的我。
看着那个清秀的少年。
一步步逐渐靠近死亡的陷阱,毫不知情地义无反顾。
心好像被人捏住了一样,疼的让我不自觉地弯下了腰。
看着少年渐渐要被神拖入死亡的时候。
我的双手撕碎了属于少年的那张名单。
瞬间,我看见了少年变得渐渐规律起伏的胸膛。
我感觉自己的双手依旧冰冷的像死人一样,但心脏却是从未有过的炙热。
我知道我坏了神的规矩。
但我并不后悔。
我冲了上去,将男孩抱在怀里,迅速地消失在人群中。
我在抱着他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双手。
一点都不像刚刚经历过死亡的人那样冰冷,温暖的恰到好处。
最重要的是,少年前世的记忆快速地涌入我的脑海中。
然后,我看到了那张我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脸。
我的脸。
它反复的出现在吴邪前世的记忆中。
淡漠、关切、紧张、温柔、爱恋以及悔恨。。。
太多太多。
多得让我承受不了地疼痛了起来。
吴邪。。。
我们前世是爱人吗?
我们是那么的相爱。。。
但。。。你最后却被我害死。。。
死在我的怀里。。。
我把怀里的少年抱得更紧了一些。
紧的有点像前世的我抱着死去少年即使割喉自杀了也不肯放手的样子。
于是,一不小心把少年勒醒了。
少年睁着朦胧不清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渐渐地勾起嘴角连眼睛也带上了笑意。
他嘴里唤出了让我难以置信的声音。
“小哥。”少年伸手摸着我的脸,开口“我终于见到你了。”
“你。怎么会记得。。。”我不阻止吴邪的触碰,因为意外的我很喜欢这种触碰。
“哈哈。”听到我的发问,吴邪露出了小聪明得逞的坏笑。“我吐掉了那杯茶啊!我绝对不要忘记你,绝对不要!”
“可是。”吴邪嘴角的笑意淡了去“你是不是忘了我,张起灵?”
我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干脆就没有说话,两人间瞬间沉默的有些尴尬。
“算了!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爷我就饶了你!”
吴邪好像自己想通了,扑到我身上用嘴唇磨蹭我的嘴唇。
“吴邪。”我抱住他的腰,贪恋这种触感。“我是张起灵,对吗?”
“嗯。”吴邪蹭着我的脸颊,湿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我的气息不由自主地炙热起来。“但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你叫张起灵。为了这个名字,你太累了。”
“吴邪。”我抱紧了怀里的少年。
“吴邪。”
“吴邪。”
“吴邪。”
我一遍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颤抖而虚弱,一点都不像我的作风,我知道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小哥”吴邪搂紧了我的肩膀,贴着我的耳朵,吐出让我安心的话语,“我在,我在。”
我们克制不住的咬住了对方的嘴唇,舌头在口腔里触碰翻搅,吻到我们都快喘不过气的时候稍微分开一点点,又马上撕咬在一起。
我沉溺在与吴邪香艳火辣的吻中,直到吴邪的眼泪落在了我的唇角。
那么炙热温暖,烫的我的心都颤了。
我们分开了一点距离。
“小哥。”吴邪触触碰碰我的嘴唇“我们不要分开,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嗯。”
“那我们约定了。”
“好。”
我抱着吴邪继续了那个缠缠绵绵的吻。


我和吴邪开始了逃亡的生活。
追我们的人是神。
其实我一直觉得如果神用心去找,那我们其实哪里逃的掉。
但是神明似乎对于我们的逃跑并不在意,象征性的派了追我们的人,被我解决了后也没有什么下文了。
我庆幸着神明的宽大,又担心着神明是不是有什么后招。
但值得开心的是。
我和吴邪就这样在平淡而不富裕的逃亡生活中过了下去。
两个人一起。
没有再分开过。


终于,在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十九个年头,吴邪病了。
病得很严重。
我试过所有的办法也无事于补。
我怨恨过。
这不公平,吴邪还这么年轻,才四十几岁,怎么会。
但其实我自己心里清楚。
这是我害的。
我不是活人,准确而言就是个死人。
亡者阴气太重,对于一个大活人而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小哥。”我看着吴邪睁着那依旧明亮的眼睛,虚弱的说“我已经知足了。”
我把头埋在了他的手里。
“真的。能和你在一起这么些年,我真的已经很知足了。”
“吴邪。”
“小哥,我累了。陪我睡一会好不好。”
“嗯。”
我帮吴邪压好被角,正准备趴在他头边睡一会。
我看到了那个男人。
神明。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坐在吴邪的床边,眼神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真是可爱的孩子。”他的语气平淡的充满慈爱,让人挑不出毛病。
“真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却吃了这么多的苦头。”
我刚想开口,却被他打断。
“你知道,为什么他会吃这么多的苦吗?”
“为什么呢?”自问自答似的话语,让我一点也猜不透他的来意。“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姻缘吧。”
“有些人是不能相见相识的。”
“见一次,负一生。”
“你知道吗?张起灵。”
“你是这孩子的劫数,这孩子也是你的劫数。”
“逃不掉的。”
“我不求别的事,我只求你救救吴邪,他不该死。前世不该,现在更不该!”我有点恼火地打断他的话。
“救?”
“这世上能救这孩子的永远只有你。”
“怎么救?我求你告诉我!”
“让他死。”
神残酷又现实的话让我觉得简直荒唐。
“我替他死!可不可以!”我愤怒的口不言择。
“你已经死了啊。”神不屑的看着我“没有办法再死一次的。”
“你现在不就是在用看无数遍生命的逝去来赎前世的罪吗?”
“放弃生命的罪。”
我捏紧了拳头,盯着床上的吴邪,浑身发抖。
神还是那样温柔的看着吴邪沉睡的样子,像在看自己得意的作品一样,温柔的不近人情。
“唔。。。”
“小哥。”
吴邪突然间睁了睁眼。
那一瞬间,神明就消失不见了,想没有存在过。
“小哥,我睡多久了?”
“还没一会,继续睡吧。”
“不了。我想喝水,帮我倒杯热水吧。”
水壶里的水已经凉了,我起身拿着它打算去走廊尽头装一些热水回来。
“小哥。”
吴邪突然叫住了我。
“你从来没有害死过我。”
“我爱你。”
“吴邪。我也是。”
我没有预料到的是,当我打完水回来吴邪已经嘴边挂着鲜血,没有了心跳。
他的灵魂站在自己的身边,还是那样耀眼的冲我笑着。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
因为我在任职地狱使者期间犯下了错误,神罚我带着前世那痛苦的记忆继续我地狱使者的生涯。
我一直辗转在人间,企图找到吴邪的转世。
直到那一天。
“前辈,你好!我是XXX届金差使,请多指教!”
我盯着那张不可思议的脸,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嗯?前辈?”
“嗯?”
“小哥?”
直到那声熟悉的叫声唤醒我。


——end——



写在文末:
地狱使者:前世犯下大罪的人才会被选为地狱使者。会没有前世的记忆也没有名字(统一叫金差使)。
有各自管辖的区域,各自有一间茶馆,是给亡者沏茶的地方,那个茶就类似于孟婆汤之类的东西。
地狱使者的手碰到人类的手会看到这个人类的前世记忆。

其实一开始并不是用小哥第一人称来写的。
感觉我文下的小哥可能更加情绪化了一些,但我觉得这是我心目中的张起灵,他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就会情绪化,会愤怒会高兴会期待也会充满欲望。但可能我的文笔不好,咱们大张哥的狂霸酷帅拽好像完全没有体现出来。(T ^ T)
文章最后面小三爷成为地狱使者来找小哥,其实是这样的,吴邪听到了神和张起灵的讲话,在小哥打水的时候咬舌自杀了,犯下了放弃生命的罪,成为了地狱使者,还记得小哥是因为和神明做了些交易。
(感觉略狗血⁄(⁄ ⁄ ⁄ω⁄ ⁄ ⁄)⁄)【捂脸】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