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亦&染柒

この愛こそ、正義。
這份愛,才是正義。

【瓶邪】跨年虐狗系列⁄(⁄ ⁄ ⁄ω⁄ ⁄ ⁄)⁄

既然要虐狗当然是两人在一起之后的故事,吴邪张起灵约你甜蜜跨年哦~~
 

要说张起灵和吴邪的爱情故事那也是算的上是纠葛不清血肉淋漓的,他们两人都知道如今能和对方执手相依那是从神手中偷来的光阴,付出了血肉横流的代价忍受了粉身碎骨的痛楚,才换来的。
黎簇在这些年中对于自家老大的这些经过其实是蛮清楚的,他明白吴邪是靠着怎样的信念在自己胳膊上划拉下一道道的伤口,但是他奇怪的是张起灵从来不问吴邪这些伤口,而吴老大也从来没有问过张大爷这十年来他的情况。在黎簇眼中两人分开了十年有余还那么情浓蜜意的应当是有很多关于对方的话题想要了解,但为啥这两人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有一次,黎簇冒着被削的危险,贱兮兮地问了吴邪这个问题。
吴邪叼着烟并未点燃,淡淡的瞥了黎簇一眼。
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根柴火,狠狠地在黎簇脑门上一划,点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大你干什么啊?!疼死啦!” (ಥ _ ಥ) 黎簇抱着脑门剧烈地在原地狂魔乱舞。
“借个火。”吴邪悠哉悠哉的把烟点上。
“借火?!拿我脑门借?!”黎簇愤愤不平的在心里诅咒吴蛇精病以后生儿子没屁眼。
“少在肚子里腹诽我生儿子没屁眼。”吴邪悠闲的吐出了几个饱满滚圆的烟圈,“我和小哥都没这功能。”
【好像很有道理,那就诅咒你被暴菊,嗯哼!!!】黎簇暗自挑眉。
“为什么我和小哥都没问对方这十年间都做了什么啊?”吴邪盯着烟头沉默了半响,慢悠悠的说道“也许是我们太了解对方,不用问也知道我们不是十年前的那样了。我们都累了,所以就得过且过了。”
“哈?”黎簇一脸爸爸你逗我玩呢?!
“小屁孩,滚去写五三,你还念不念书啊?学学人家苏万,长点心!”就在黎簇想要细问时,吴邪快速地转移了话题,削了黎簇一脑瓜子把他赶去念书了。
【小屁孩,道行太浅,还想套我话】吴邪从鼻子里轻哼了一下。

“吴邪。”
“小哥?!”吴邪看着正在下楼梯的人,眼神不由自主的放温柔起来。
“你在抽烟。”
“啊啊!没有没有,我这是习惯性动作!”吴邪慌里慌张地摁灭烟头“我马上灭掉它!”
其实吴邪最近被张起灵逼着戒烟,吴邪在十年前喉咙本来就不好,这十年他也没仔细照顾过自己,过量的烟酒早就把他的喉管腐蚀的跟三十年没修的下水管道一个样的,而且之前还被人割了喉差点儿翘辫子,喉管早就不堪重负急着罢工了,其实吴邪的主治医生早就跟吴邪撕破脸皮地大喊过,说他再不戒烟戒酒自己就用手术刀帮他点天灯!当然吴邪自己乖乖地戒烟显然有难度。
但是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它有张起灵在。
人们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显然张起灵就是降住吴邪的那一物。
在被张起灵监督下的戒烟行为明显的效率飙升。
“小哥,我真没抽。”吴邪看着慢慢走近的张起灵,吞了口唾沫。
张起灵也没理睬吴邪的辩解,直接走到他面前,毫无征兆地亲了下去。
【?!】吴邪下意识的张嘴,张起灵的舌头灵活地伸进了他的嘴里。
“嗯。”
两人缠缠绵绵的深吻了老久。
慢慢地放开后,张起灵盯着吴邪的脸,“你吸了烟。嘴巴里有味道。昨天晚上嘴巴里没有烟味。”
⁄(⁄ ⁄ ⁄ω⁄ ⁄ ⁄)⁄吴邪到现在还是对于和张起灵的亲密接触很是羞涩。“好吧,小哥。我错了。”
“吴邪。抽烟对你不好。”
“小哥。”吴邪勾着张起灵的手指,轻轻晃悠,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这让张起灵恍惚间觉得自己看见了十年前的吴邪。“我忍不住自己,十多年了都习惯了。你总得让我慢慢来适应啊!”
“好,我陪你适应。”张起灵摸摸吴邪的头。
“不说这个了。”吴邪急于撇开话题“小哥后天是元旦跨年夜,咱们把胖子,小花,秀秀,黎簇,王盟,苏万还有其他那些人都叫来吧!大家团聚一下,你回来那时聚了一下到现在大家都已经很久没见了。”
“都叫过来你会很累。”
“没事,我都快奔四了!老人家就喜欢热闹!这样我开心!”
“好,那就叫。”
“是啊。都叫上。”吴邪依靠在张起灵的身上,慢悠悠的说着“聚过这一次,等下一次又不知道该何时了。”
“吴邪。”
“嗯?”
“我在。”
“哈哈,我知道你在。闷油瓶子,我知道你不会再离开我了。”
“所以,没关系的,吴邪。我在你身边。”
“嗯。这就够了。”

我不奢求自己长命百岁,只是祈求自己的余生中这个闷油瓶子一直都在。



——end——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在2017年咱们的瓶子和小邪也要继续腻腻歪歪下去,相伴一生。

感觉自己没写多少节日气息的东西,但大基调还是甜掉牙滴~~~(≧▽≦)/~

最后个人私心瓶邪保佑爸爸考试不挂科(>﹏<)。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