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亦&染柒

この愛こそ、正義。
這份愛,才是正義。

【瓶邪】不信(小短文,嗯,应该是糖拌玻璃渣?)

吴邪其实是个不相信鬼神之说这种一点儿都不为物主义的言论的人,早些年要是谁在他面前提到鬼啊神啊的他还会怼回人家一句“封建余孽,思想毒瘤!”,但是在他遇见那个人后,就不得不信了。而且不仅信了,还义无反顾的沉了下去,宛如一个神经病人一样的脱离了自己原本平静而慵懒的富二代生活。
其实即使吴邪信神信鬼信缘劫,也许还相信过在一年中下初雪的那天和心上人告白就会永远在一起或者是如果和心上人坐摩天轮在到达最高点时接吻会得到上天的祝福之类的邪教妖言,但吴邪他也从没信过命。
若他命中注定与张起灵相遇,却命里有劫不能携手相随。
若他命中注定与张起灵相爱,却命里无缘不能携手白头。
若他命中注定与张起灵相守,却命里带煞注定阴阳两隔。
在吴邪变成吴小佛爷后,他问过自己后悔吗?后悔失去天真变得神经固执吗?后悔自己挑起事端让九门置身于杀机陷阱中吗?后悔毁了这么多的人来完成自己自私的计划吗?后悔忍受这么多痛苦把自己弄的半人不鬼吗?后悔定下那个十年之约吗?
后悔爱上张起灵吗?
吴邪自己其实也说不清,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再去争一争,不再去斗一斗,就真的要任命了,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砧板上的鱼明知必死却还是要挣扎一番,哪怕断条尾巴、少半身鳞片,万一挣脱了那就有希望与他相会,哪怕是一眼也好。
所以吴邪不信命,不愿信,不想信更不敢信。
他为了张起灵抽筋剥皮换了一身坚硬盔甲,别人看着是威武霸气高不可攀,但谁又知道这金钟罩铁布衫下面是多么的鲜血淋淋。若他信了命那还谈什么呢?若信了就是灰飞烟没,就连灵魂都消失的这一步吴邪无论如何都绝不想踏出,所以他不信命,他要与命争一争,争一个叫张起灵的男人。
若赢了那便是捡了个大便宜,得了个自己爱的人陪自己度过这一生。若是输了那便也简单不过,也无非就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或许那个叫张起灵的男人还会忘记他,他就像一粒沙子被吹进了命运的眼中刺疼了一下对方然后被吹走,不被记得。
想要把人家弄瞎还得把自己磨尖锐来了,哪怕过程痛苦无比。

即使灰飞烟没也决计赴汤蹈火。

因为他无路可选,也无处可逃。

吴邪不信命。

他信张起灵。
——END
(小番外:
在张起灵回归后的某一天晚上,两人OOXX后,吴邪躺在小哥那健硕的肌肉上,张起灵摸着吴邪脖子上那极长的伤口,用他那下墓破机关的二指来回摩擦弄的吴邪有点儿痒,于是吴邪不由得挥开了大张哥的爪子,问“小哥,你干嘛老是摸我的伤口?很痒哎!”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然后亲了亲他的伤口,没说话。
“额.......”吴邪盯着张起灵一脸懵逼,好好说话啊,突然亲什么亲Σ(・□・;)吓一跳好嘛!
“吴邪,”突然张起灵叫了一声。
“嗯?”吴邪下意识的回了个音节。
“黎簇和胖子跟我说,谈恋爱要去约会的,你想去哪里?”
“什么?!”吴邪惊的从张起灵身上弹起来。
“。。。”一脸淡定
“好吧,”吴邪扶额,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就知道不应该让你和他们两个接触太多(╯°□°)╯︵ ┻━┻!”
“约会吗?”吴邪歪了歪头,睡卷翘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晃了几晃,倒是显得吴邪年轻可爱了不少比起十年前的小郎君毫不逊色,张起灵眼底暗了一暗咽了口口水。“要不游乐园?”
呵呵,小佛爷你果然还是相信摩天轮恋爱邪教的!
“小哥,怎么样?”半天得不到回复的小佛爷瞥了大张哥一眼。
“嗯。”张起灵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的凑到吴邪身后,抱住。
“嗯?小哥?”
“。。。”亲上去。
“?!张起灵,不是刚刚才......唔.......?!”
———————————————————————
第二天。
摩天轮上。
“唔?!”吴邪推开张起灵“你还亲,嘴都要掉皮啦?!(♯`∧´)”
“。。。”
“怎么?”
“吴邪,胖子说在摩天轮上亲会一辈子在一起。”
“我?!胖子的话也能信?!”
张起灵伸手搂住吴邪,“吴邪,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 ⁄ ⁄ω⁄ ⁄ ⁄)⁄
“笨!要在最高点亲才有用!”
“那一直亲上去就不会错过了。”
“。。。”我竟无言以对⁄(⁄ ⁄ ⁄ω⁄ ⁄ ⁄)⁄
“好吧。”⁄(⁄ ⁄ ⁄ω⁄ ⁄ ⁄)⁄
亲了一个大摩天轮的两个人,没眼看。
话说回来,吴小佛爷你果然是相信摩天轮恋爱邪教的啊~~~
--end)

评论

热度(5)